宝藏医生 | 市第二总医院疼痛科主任王松清:用微创打造“无痛新生”

2023-09-28 09:22    来源: [市卫健委]     字号:    

身体的疼痛止不住,有时能叫人“痛不欲生”。福州市第二总医院疼痛科主任、副主任医师王松清,擅长治疗从头到脚的各种疼痛,特别是慢性难治性疼痛。自2021年开科以来,他的个人年门诊量近万人次,年均手术量逾1500台,帮助众多患者“止痛又治痛”,获得“无痛新生”。


王松清医生

搭起止痛治痛平台

王松清1999年走上医生岗位,先后当过外科医生、麻醉科医生,2010年硕士毕业后入职福州市二医院(现为福州市第二总医院)。医院以骨科诊疗见长,遇到的患者中不少饱受慢性软组织疼痛、截肢后幻肢痛、晚期癌痛等各种疼痛折磨。严重的患者,有的疼痛迁延不愈,导致多年卧床不起;有的发作时痛到撞墙、割腕,丧失生活信心。

“成立专科,用更规范的方法为患者解除疼痛,能填补医疗服务的一块空白。”被患者痛苦深深震撼的王松清,2013年接下医院任务——转型开辟疼痛科。

“疼痛科,想过去就是开开止痛药,用姑息疗法暂时止痛的科室吧。”疼痛科是国内近年来新兴的学科,不少人对其还存在认识误区。王松清想让患者们了解到,疼痛科的治疗范围其实很广,治疗手段也很多样,其中不少治疗手段是能根除病痛的积极疗法,并非只有一时之功。

各大医院疼痛科的主攻病种不尽相同,王松清立志掌握“十八般武艺”,成为疼痛全科医生。为此,他开启了“忙碌人生”:2013年赴四川大学华西医院进修一年,回到工作岗位后,一边积累临床经验、勤奋自学,一边频繁参加全国培训班、学术交流会,经年累月拓宽疼痛医学的知识。起步阶段,王松清先开疼痛门诊,主要提供一些保守治疗,并在省内率先开展肌骨超声引导下针刀治疗。

多年磨一剑。2021年疼痛科开科后,有了病房,王松清着手运用微创射频消融手术来部分毁损与疼痛有关的神经或通过磁场刺激修复神经来止痛,服务能力大大提升,涉及病种包括三叉神经痛、幻肢痛等神经病理性疼痛,偏头痛、颈源性头痛等头面部疼痛,颈椎病、腰椎间盘突出等运动系统疾病引起的疼痛,各种癌性疼痛,以及多汗症、面肌痉挛等一些非疼痛性疾病。 

开展这样的治疗,尤其需要找准病因、精准施治。因为纤细的神经密布全身,当要部分毁损某一条神经时,若毁损度不够,会达不到效果;毁损过头了,又可能给患者带来其他症状。


对症施治“顽固痛” 

凭借麻醉学与疼痛学“双料”功底,王松清一次次对不同部位的神经实施手术,为来访的各类患者卸掉“顽固痛”。

家住马尾的吴依伯40多年前遭遇车祸,右腿中段以下被截除。戴上假肢两三年后,吴依伯侧臀部至大腿残端开始日夜疼痛。他四处求诊,换过多种止痛药都不能止痛。王松清接诊后认为,吴依伯的疼痛是截肢后身体力学改变引起的坐骨神经痛。经过部分损毁腰椎感觉神经,吴依伯的疼痛消除了!

两年前,30多岁的曹女士因患骨肉瘤在外地医院截掉一条腿,术后一直感觉患腿还存在,整条腿不断喷血,剧痛时以头撞墙,找到王松清前,靠吗啡类止痛药度日。王松清诊断,这是典型的幻肢痛,遂对她采取腰交感神经部分损毁。曹女士这才免除了痛苦。

40多岁的王女士陷入两难:患有腰椎间盘突出症,痛得走路都困难,需要手术;同时患尿毒症,又丧失了做外科手术的条件。王松清往她的腰椎间盘打了一“针”,这种消融的办法“水化”了突出的部分椎间盘,使得整个椎间盘缩小,压迫神经的症状自然解除。

为此,王松清获得患者的广泛赞誉,时不时会收到锦旗和感谢信,他都当作是对自己的勉励。如今,他每周安排3个手术日,每个手术日得完成十三四台手术,要从早上7时许做到晚上10时许,其他工作时间则安排门诊、查房等,常常顾不上吃饭。


今年,王松清被推选为福州市疼痛学质量控制中心主任。他说,自己下一步将助力先进技术的“传帮带”,助力全市疼痛医学的发展,造福更多患者。

附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