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工作动态 > 榕城要闻

夕烟山上埋英魂 烈士亲属今安在

让我们一起,帮6位烈士“回家”

发布时间:2019-08-16 09:56 来源: 福州新闻网 字体: 大   中   小  
分享到:

  

  夕烟山烈士陵园。

  

  8月17日是福州解放70周年纪念日。在闽侯县上街镇沙堤村夕烟山上,长眠着为解放福州、解放福建牺牲的80余位革命烈士。“八一七”前夕,自发成立的夕烟山烈士陵园理事会的几位老人,希望通过本报,为6位遗存姓名地址信息的烈士寻找亲人,以告慰英灵。

  为报“一饭之恩” 村民自发建烈士陵园 

  14日上午,记者驱车来到离城区约15公里的沙堤村,几位老人已在此等候。打过招呼后,他们领着记者前往位于村后的夕烟山烈士陵园。

  夕烟山是一座小山头,山上树木葱郁、绿意盎然。掩映在绿树丛中的烈士陵园,显得庄严肃穆。陵园内有10座烈士墓和1座合葬墓,10座烈士墓上分别立有刻着姓名地址等信息的墓碑,合葬墓里则埋着数十具无从查找信息的烈士遗骸。

  陵园外,原福州军区副政委王直将军题写的“肃穆”二字格外醒目,一旁还建有陵园建设历程展示墙、烈士浮雕和陵园管理房。管理房的墙壁上悬挂着上百张相片,都是社会各界人士前来缅怀烈士的留影,既有福州大学、福建医科大学、沙堤小学等学校的学生,也有机关企事业单位员工、退役军人等。

  牵头发起建设陵园的老人叫赵善庆,今年78岁。前几年,看到山上遗弃的墓碑和散落的烈士遗骸,老人看在眼里、急在心头。原来,解放初期,沙堤村驻扎着福建省康复医院二院四所,许多在解放福州、解放福建的战斗中负伤的解放军指战员在此进行康复治疗。当时,解放军伤病员和医护人员把省下来的饭团、锅巴送给年幼的赵善庆,让他接济全家度过了那段困难的日子。

  “要不是他们,我们不知道能不能活到现在。”说起这些,赵善庆至今充满感激之情。为报“一饭之恩”,2013年,他与村里6位老人自发成立烈士陵园理事会,将烈士遗骸集中存放、遗留的墓碑集中竖立,并经过1年多的奔走筹集,在镇政府等有关部门支持下,建起了如今这座陵园(本报2014年6月5日曾作报道)。

  时任医护班副班长的林有樵老人回忆说,在康复治疗过程中,一部分解放军指战员因持续战争错过最佳治疗时机,或无法康复而去世,被医院和当地群众就地掩埋在夕烟山上。

  “当时刚解放,部队还在持续剿匪和小规模战斗,全省各地的重伤员就集中安置在这所康复医院收治。对于去世的伤员,少数墓碑是石刻的,但大部分是木头墓碑,时间一久,就腐烂遗失了。”林有樵说。

  “他们为了解放事业牺牲,我们都是他们的亲人” 

  陵园建成后,仅存的10块烈士墓碑被老人们重新用红色油漆描摹。理事会成员赵汝木通过字体风化的墓碑,惊奇地发现烈士中有自己同一个部队的战友和前辈。

  “高华法烈士的墓碑上写着他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三十一军九十二师二七五团二营四连战士,我曾在这个团当兵,我的老领导徐东林还当过二营副营长、二七五团副团长。”说起这些,赵汝木十分激动。随后,他将这个消息告诉了经常联系的全团官兵。

  “这些烈士为了解放福州而负伤、牺牲,不管有没有找到他们的亲属,我们都是他们的亲人。”这些年,每到清明、“八一”和全国烈士纪念日(9月30日)等日子,战友们都会自发来悼念高华法和其他烈士。曾在该团服役的福建省军区原司令员陈明端等领导,也多次前来参加悼念活动。

  听说记者前来采访,徐东林当天也特意赶到现场。他说,团队战友为赵善庆的感恩之心和这群朴实老人的壮举所感动,为战友们对高华法等烈士的这份情感所感染,“福州解放70年了,我们不能忘了初心,不能忘记这些牺牲的烈士们”。

  据了解,自2014年陵园建成以来,经本报等众多媒体的报道,越来越多的单位和个人专程前来瞻仰、悼念长眠于此的烈士们。陵园前10余平方米的空地显得捉襟见肘,无法满足更多悼念活动的开展。老人们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希望扩建陵园广场。“为了让子孙后代记住烈士们为解放福州、解放福建作出的贡献,传承弘扬他们英勇战斗、不怕牺牲的革命精神,我们多次向县里申报,希望把这里建成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赵善庆说。

  老人们希望找到6位烈士亲属,以告慰英灵 

  赵善庆表示,陵园内的80多位烈士,目前仅10人的墓碑尚存。2014年至2015年,经过本报持续报道,引起中央电视台和全国多家媒体的广泛关注,共找到闽清、山东、江苏、安徽等地4位烈士亲属,目前仍有包括高华法在内的6位烈士亲属未找到。

  就在记者采访时,山东籍烈士张慎的孙女张晓燕与陵园理事会成员赵剑雄进行了视频聊天。2015年,在本报发起的寻亲行动中,张慎烈士的家人找到了。谈起往事,张晓燕对老人们为爷爷等革命先辈建烈士陵园一事心存感激。2015年清明节,她首次陪着父亲来到爷爷墓前悼念,并把奶奶坟前的一抔土撒在爷爷的坟头,还种了一株家乡的迎春花。

  “奶奶生前最大的愿望就是找到爷爷,是这些可爱的福州老人让奶奶的愿望实现了。”张晓燕动情地告诉记者,去年春节,她的弟弟陪着大伯再次前来祭祀爷爷。

  在本报的跟进报道中,实现寻亲愿望的还有闽清籍烈士黄金发的妹妹黄金钗、安徽籍烈士华银国的侄子华义超、江苏籍烈士姜永干的妹妹姜翠英。

  “目前还有6位烈士亲属没有找到,就算我走了,也会死不瞑目的。”赵善庆感叹道。他希望继续通过媒体的报道,让各地热心人士共同为烈士寻亲。

  6位烈士墓碑资料 

  为便于烈士亲属寻找烈士墓,也让当年的知情者尽可能找到其他无名烈士信息,记者特地将夕烟烈士陵园6位烈士墓碑上的信息摘录下来。因年代久远,字迹风化严重,有些重新描摹的字或遗漏,或无法看清,且还有一些错别字。以下是10块墓碑原文照录,括号中为记者更正、增加的字。

  1. 高华法,中国人民解放军三十一军九十二师二七五团二营四连战士,安徽省同宇县一区寨浴村(人),公元一九五二年十月二十三日(此日期是牺牲日期还是立碑日期不明)。

  2.黄思东,(服役于)二十五军二二三团重炮连,河(湖)南省衡阳县二区董家山,一九四九年四月入伍,于一九五三年五月二十一日(病故),享年二十九岁。

  3. 于庭珂,二(十)八军炮兵团观通学员,病故革命军人,山东省信阳县五一区干区乡海村,享年二十三岁,于一九五三年二月十三病(故)。

  4. 刘永乾,中国人民解放军福建军区一分区武平县大队,福建省武平县十六区津富村,享年二十四岁,一九五三年三月十八日病故。

  5. 宋修身,中国人民解放军三十二军九六师二八七团二营班长,山东省节西县灵山村河北东庄(人),一九五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立。

  6. 曾永生,中国人民解放军福建军区南平分区独立营战士,一九五一年二月入伍,年二十七岁,福建省南平县十区受阳村人,一九五三年四月二十五日病故。

  

 

附件下载

姓      名: * 电子邮箱:
信件标题: *
信件内容: *
验 证 码: *

相关信息